春风十里不如你

喻黄喻。
只会写日常。
【间歇性消失】请见谅。谢谢喜欢(⁄ ⁄•⁄ω⁄•⁄ ⁄)

#喻黄#玻璃窗

#喻黄#玻璃窗。

人类白领喻文州×白鲸黄少天。

请注意避雷喔!

OOC预警,阅读请小心!

原梗是:站在白鲨馆那波光明灭暗影里的喻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我衍伸写成这样了……起名废的我好想死啊(土下座

 

   突然出现了中气十足的男声,不是从耳朵边传来的却很近,一直回绕在自己的脑中。

   喻文州转过头扫视了周围,除了站在远处的那对指着稀奇古怪的海洋生物大声赞叹的母女之外就没有别人了,他用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心里想着大概是因为工作压力大所以产生幻听了吧。

   因为同事硬是塞给他了一张门票,他想着不来白不来反正放松一下也不错的这种心情踏进了这个著名的海洋馆。

   他站起身,走到了离自己最近的那扇玻璃窗边看了看挂在旁边的说明:

   种类:白鲸(成年)

   名字:黄少天

   ……

   然后喻文州往里瞧了瞧,空无一物,只有此起彼伏不停晃动着的海水和长满碧绿海苔的石块。

   黄少天啊,真像是个人类的名字呢,可是这只白鲸在哪儿呢。喻文州想着,将整个身体都趴在了玻璃窗上想要一睹白鲸的容貌。

   阴影突然覆盖上了喻文州的整张脸,没有一丝预兆从下方窜起,出现在视野里的白鲸通体雪白,稍显肥胖,它划动着扁平的胸鳍游了几圈之后在喻文州面前停了下来。

   因为忽然出现的白鲸震的喻文州往后退了几步,他又缓缓走近将掌心贴上了玻璃窗。

   “你叫我吗你叫我吗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就是黄少天!”

   与之前相同的声音一直萦绕在喻文州的脑海里,他有些头皮发麻,机械的朝四周转了转,已经没有人了啊!工作压力也不会大到已经两次出现幻听了吧而且还是同一种声音!?等等,那个声音是不是说他是黄少天?!喻文州转回自己的头与面前的这个庞大的白鲸对视着,然后他看到白鲸对他点了点头。

   “对哦对哦我就是黄少天!你面前的这个白鲸就是黄少天哦!挂在外面的牌子上有写哦!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居然能听到我的声音而且还能听懂!最主要的是我也能听懂你心里想的!好神奇啊第一次能听懂人类说的话!既然你和我这么投缘我们做个朋友吧你叫什么名字?”白鲸似乎很高兴,一直不停的游来游去。

   不愧是心里承受能力比普通人都要强很多的喻文州,他迅速接受了这种设定,“少天你好,我叫喻文州。”

   “你既然叫我少天了我就叫你文州吧好吗好吗!?”

   喻文州点了点头,从没有想过能和一头白鲸对话而且心中的毛躁还全被它的话语舒散开来的喻文州觉得有些莫名的安心。

   “文州你好你好文州!” 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我一直在这个海洋馆里待着好无聊啊好无聊啊也没有人陪我聊天,隔壁的小卢和宋晓每次都嫌我话多,我还没说到三句就匆匆的打断我了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前辈!噢噢对了,小卢和宋晓也是白鲸不过他们都还没成年所以没有我这么帅!”

   听到一只白鲸公然夸自己帅,喻文州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呼出的热气有些喷洒到了玻璃窗上,他拿手抹了抹。

   “文州你笑什么啊笑什么啊我不帅吗!我不帅吗!”黄少天有些生气,为了凸显自己无与伦比的帅气,它还特地在喻文州的面前翻了几圈做了几个它认为很高难度的动作。

   圆润的身体看起来有些滑稽,喻文州决定不告诉黄少天他心里想的。

   “不告诉我我也听到了!!!”黄少天大声嚷了起来,“文州你太可恶了!看剑看剑看剑看剑吃我一剑!”它愤怒的将尾鳍大力甩动起来,成年后白鲸的尾鳍变得华美而有力,激得馆内的海水翻滚起汹涌的白色水花。

   喻文州又笑开了,“少天你这个看剑看剑是从哪儿学来的啊?”

   “是隔壁宋晓告诉我的!他说看剑看剑这种就要运用在很气愤的时候!!”对面的白鲸停下了尾鳍的动作,像是想要得到喻文州夸奖般的得意的仰起了自己头颅。

   喻文州止住笑意,点了点头示意黄少天说的没错,黄少天这下更高兴了,头顶气孔喷射出来的低矮喷气充满了雾气,像个小小的喷泉,在水中扩散开来。

   “少天想聊些什么呢?”喻文州反手将手指曲起用关节扣了扣玻璃。

   “什么都可以!!”黄少天侧了个身将自己的胸鳍紧紧贴着玻璃,像是包住了喻文州的手。

   “那少天尽管说吧,我听着就好。”

   然后黄少天就一口气都不歇的说了起来,从给自己喂食的饲养员是个清秀的女孩子但是每次接她下班的男的都不一样一直说到了自己心里一直很崇敬的叫做魏琛的大白鲸换了海洋馆之后自己一直闷闷不乐了好几个星期,黄少天说话很快又很多,连珠炮似的向人发射而来,杂话连篇让其他听他说话的动物根本抓不住重点,喻文州总算是了解到黄少天口中的小卢和宋晓为什么每次都要嫌他话痨了,喻文州站在一旁只是静静的听,时不时发出嗯或者一两句话来应和黄少天,喻文州也觉得很奇妙,他总是能从黄少天一大串的话语中轻而易举的抓出重点,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喻文州弯了弯嘴角。

   虽然用形容人的词语来形容一头大白鲸有些微妙,可是喻文州觉得眼前的成年白鲸阳光又充满朝气,相处起来很容易,黄少天还很单纯,什么感受都挂在嘴边,听黄少天说越多的话,这样的感觉就像扎根在喻文州柔软的心田里的一根嫩苗,变得愈来愈繁茂,直到一丝不漏的包裹住他的心脏。

   突兀的女声突然插到了两个人的对话中来,头顶的广播传来将要闭馆的讯息。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黄少天遗憾的垂下了头,尾鳍也毫无生气的小幅度摆了摆。

   喻文州站在原地向窗子内的黄少天笑着说:“少天别垂头丧气的啊,我保证每个周末你都绝对能看到我的,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吧。”

   黄少天抬起头,眼睛像是不敢相信刚刚说的话一般直勾勾的盯住喻文州:“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文州!我好开心!!那我每个周末都会好好在这里等你的!!”

   “好,那少天今天就拜拜咯。”喻文州朝黄少天摆了摆手。

   “拜拜拜拜文州回家小心点哦不要忘记我哦————!!”

 

   从此之后喻文州每周雷打不动的都要去一次海洋馆,站在白鲸的玻璃窗前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别人看来他是一直默默的盯着白鲸,但是只有他和黄少天知道他们正聊着天南地北的话题,聊到广播一阵阵催促馆内的人员快速离开,他们两个才相互道了别,像是一对背着父母偷偷幽会的小情侣。

   时间越长,喻文州想要看见黄少天的心情就越来越按捺不住,每次一看见摇头晃脑的黄少天喊着他的名字向他游过来,他的欣喜就被无限倍放大,藏在身体内的心脏突突突跳个不停,一直膨胀着。

   这天已经快临近傍晚了,闭馆前的馆内稀稀拉拉亮着灯,喻文州站的地方正处于阴影中,灯光都毫不犹豫的全部照射到了面前这只大白鲸的身上,周围的海水波光粼粼上下浮动着,气泡从下至上破裂在水中,喻文州感觉黄少天全身都散发着海洋蓝色的光芒。

   喻文州鬼使神差的走过去,压低了声音,将身体都趴到了玻璃窗上,“真想碰一碰你呀,少天。”

   黄少天游过来,额颅抵住了玻璃窗,“我也是啊文州。”

   一人一鲸的距离越来越近。

   他们隔着那层透明的玻璃窗,不着痕迹的亲吻了彼此。

 

END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ry

感觉好少女啊真想死……(。好想写黄暴的喻黄,下次试一试ABO好了【×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春风十里不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