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你

喻黄喻。
只会写日常。
【间歇性消失】请见谅。谢谢喜欢(⁄ ⁄•⁄ω⁄•⁄ ⁄)

#喻黄#一周(上)

#喻黄#一周。

竹马竹马。其实就是又傻又白又甜的架空恋爱故事。

流水账,少女心,OOC。

高中生喻文州×高中生黄少天。

 

   01

   星期一。

   喻文州双手撑着自行车的龙头站在小区下往上张望着,随着一阵踩在水泥楼梯上发出咚咚的浑厚声传进他的耳朵之后他看到了那个自己在等的人。

   黄少天从楼梯口飞奔而来,嘴上还叼着袋装的纯牛奶,他含糊不清的朝喻文州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弯下腰摆弄自行车的锁去了,哐当哐当,锁链和车架撞在一起发出响声。

    “少天,昨晚又熬夜打荣耀了?”喻文州见黄少天已经拉着车子向他而来的时候他跨上了车,右脚踩在踏板上,左脚撑着地。

   黄少天仰头大口大口将牛奶挤进嘴里,把已经被他捏的变形了的牛奶袋扔进了自己前方的车篮里,“嗯嗯没办法嘛一打荣耀就停不下来了然后一看电脑上的时间就发现居然已经两点了,躺在床上之后想着又可以和文州念一样的高中了就更睡不着啦!这样一折腾之后就发现已经三点过了……”

   黄少天絮絮叨叨一直说着,喻文州侧耳倾听,两个人脚上动作也没停下,脚底用力,后腿一蹬,自行车迎着风就向前跑了出去。

   今天是蓝雨高中开学的第一天,小学初中都在一起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今后也会在一所高中开始他们的生活。

   自行车飞驰在灰白水泥路上,晨风在耳边不停的流淌,带起了短短的头发和校服的衣角,娇小的鸟儿在树丫上和着风声唱响了早上的第一首乐曲。骑过家门口的小超市,还未开门的鲜花店,吵吵嚷嚷的公园,两人在看见红灯之后压下刹车停了下来,黄少天还在说自己昨晚打荣耀时发生的事,喻文州离他很近,看得清少年在阳光沐浴中微微发亮的脖颈和在衣服掩盖下线条刚劲的腰肢,当黄少天转过头来向他述说着的时候他还能看见对方意气风发的面容,他有些心猿意马。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喻文州从初中开始就喜欢黄少天,是那种就算全世界都摆在我的面前,我的眼中只会映出你的身影的那种喜欢。

   他将感情慢慢的蕴藏起来,缠绵而又纯粹。然后用身心继续陪伴在黄少天左右,他说话的时候,他就听着,他耍小脾气的时候,他就笑着抚慰他。

   喻文州想,人生还长。

   胡思乱想了一阵,回过神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到达了学校的停车棚里,干净利落地锁好自行车,黄少天拍了拍自己校裤上不知什么时候沾染上去的灰尘朝喻文州走来,“文州文州!!我们这周星期六的时候去小区对面的网吧打荣耀呗!”

   “少天……这才星期一……”喻文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要提前把要做的事情都计划好!”黄少天义正言辞。

   对于黄少天来说,荣耀就是重要的大事啊,喻文州对黄少天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于是他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喻文州首肯的黄少天显然很高兴,一只胳膊就勾搭上了喻文州的肩膀,将喻文州朝自己身边拽了拽,然后在喻文州的耳边絮絮叨叨的又说开了,“文州我跟你说!!昨晚我又找隔壁高中的叶不修PK啦!!太可恶了居然我都没有赢过啊!你说这叶不修都高三了为什么还天天泡在荣耀里都不知道好好学习吗都快要高考了你说是不是啊文州!!真是太可恶了!!文州你说我们下次一起去找他PK怎么样怎么样!可是这样也不行啊那叶不修肯定会疯狂嘲讽我们的……”

    说别人不好好学习的时候你先看看你自己吧,注视着黄少天的喻文州眉眼弯弯,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

 

   02

    教室内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老师还没有来,讲台上放着的金边吊兰开的正盛,枝叶杂乱无章的向外伸展着快要触摸到讲台,叶片边缘的金黄色泛着光养眼无比。偌大的黑板上还有未擦干净的笔迹,粉笔灰洋洋洒洒铺了一地,进门之后黄少天不由分说的拉着喻文州就坐到了倒数第二排的中间,美其名曰:今后也要坐在一起好好关照。喻文州想,嗯好好关照好好关照,何乐而不为呢。

   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新进来的同学将书包塞进抽屉里,坐到了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前面,黄少天迫不及待地用笔头戳了戳那个人的后背,在那个人转过来的一瞬间,黄少天的话痨开关就开启了,“嘿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黄少天!你是不是本地人啊?你初中是哪个学校的啊我感觉没有见过你呢,你打不打荣耀啊?我给你说啊荣耀是个网游可好玩了啊我们来一起玩荣耀呗人多好玩啊!”

   喻文州看着对面明显插不上话一脸绝望的人温柔的出声阻止了黄少天:“少天,你把人家都吓到了。”

   “呃……”黄少天立刻停止说话,他愣了愣,接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压力山大啊……我叫郑轩,荣耀我玩的是弹药专家,有空的时候一起下副本吧。”

   “我是喻文州。”喻文州拿着笔点了点桌面,“术士。”

   “我玩的是剑客剑客剑客!一起下副本一起下副本!”

   “你别介意啊,他话,嗯,比较多。”斟酌了一下用词,喻文州嘴里含着笑意对郑轩说道。

   “你说谁话多啊文州!!!”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说的话一下子就不乐意了,哼哼唧唧的凑近去掐喻文州腰上的肉来发泄自己的不满,喻文州就笑着任他胡闹,一只手还搭上黄少天的头顶,顺顺他的毛。

   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压力山大的郑轩缓缓转了过去。

   班主任是个胡子拉碴的大叔,穿着肥大的衬衫啪哒啪哒踩着人字拖就站上了讲台,站姿还歪七扭八的,全班都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开始在下面窃窃私语,黄少天也不例外,他用自己的手肘挤了挤喻文州的手臂,压低了声音对他说:“文州文州!你看那个老师!胡子都还没刮干净,居然还穿着夏天才穿的人字拖,会不会不靠谱啊……?”

   喻文州回应着他:“先看看再说吧。”

   黄少天急忙摆正了自己的姿势。

   魏琛似乎对这种抱有怀疑态度的声音已经免疫了,他面色不改的一手握着教科书,将书脊狠狠砸向了桌面,前排的同学被突然乍起的粉笔灰扑了个满怀,全班顿时安静了下来,魏琛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才开口:“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魏琛,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吧。哦对了,一会儿我们重新排一下座位吧。”

   顿时哀鸿遍野。

   喻文州看着面对着自己一脸被命运女神抛弃的黄少天笑了出声。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为什么不想换座位的原因,因为之后就没有人听他不停地说话了,喻文州换了个角度想,可能是个好机会?

 

   03

   最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黄少天最后坐到了喻文州的前面的前面,中间隔着徐景熙,徐景熙旁边是宋晓——名字当然是话唠黄问出来的,然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告诉了喻文州——喻文州的旁边坐着郑轩。

   第一节课黄少天显然上的极其不自在,旁边没有了喻文州之后黄少天也试图阻止过自己满屏吐槽的心,可是他就是想说话啊!!他抓耳挠腮的思索着周围的人谁可以像喻文州那样一直听自己说话还不会无情的打断,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他愤愤的在自己的本子上画起了小人。

   然后正在低头认真记笔记的喻文州的视野里突兀的插入了一张小小的纸片,是前面的徐景熙递给他的,打开看到里面龙飞凤舞的大字之后喻文州就知道这肯定是黄少天的杰作。

   文州文州文州啊啊啊我好想说话为什么要换座位啊我不开心啊!!!我好想念你在我身边的日子啊,快来和我说话啊递小纸条也行啊我要憋不住了!!后面还画上了一个愤怒的颜文字——┗|`O′|┛。

   喻文州抿唇浅笑,修长的手拿着笔在纸面上移动着写了几个字,叠了起来递给徐景熙让他交给黄少天。

   黄少天打开纸条看着喻文州写的‘少天,好好听课’之后像是再没有风吹过的湖面,连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开来的涟漪都瞬间平静了下来,喻文州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他用几个字能抚平黄少天的一切焦躁,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能看见身后的那个人写这句话的时候眉眼间都透露着柔和的笑意,像春风拂过嫩芽,春雨润湿地面,浸入心脏,血管。

   下课铃一响,黄少天就如释重负的冲向了身后的喻文州,将自己上课时憋住的话语都一口气吐了出来,喻文州只是保持着自己的笑容孜孜不倦的听着,吓得徐景熙和宋晓俩人的脸煞白煞白的,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能说呢!他的嘴巴里到底能一口气蹦出多少个句子啊!?还有你为什么不打断他啊为什么能一直听下去啊!!!——当然到最后,周围的大家都相安无事的一个连着一个接受了这个事实。真是可喜可贺。

   徐景熙私下小声的问过喻文州,为什么能这么淡然的听黄少天讲话而且还能从一串垃圾话里找出重点?!喻文州将手掌撑着下巴用指尖摩挲了几下自己的下唇,眯了眯眼睛然后回答:“大概是习惯了吧。”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徐景熙心想。

   不,你不懂啊,这是爱的力量啊!坐在旁边真是压力山大啊……旁边的郑轩将这句话偷偷藏在了心里。


TBC


这是之前屯着的文,少女的我都没眼看了……

希望能够甜到你TAT

后天要考个试,希望一切顺利(双手合十

评论
热度 ( 28 )
 

© 春风十里不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