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你

喻黄喻。
只会写日常。
【间歇性消失】请见谅。谢谢喜欢(⁄ ⁄•⁄ω⁄•⁄ ⁄)

#喻黄#一周(下)

#喻黄#一周。

竹马竹马。其实就是又傻又白又甜的架空恋爱故事。

流水账,少女心,OOC。

高中生喻文州×高中生黄少天。


   04

   星期三。

   魏琛拍了拍沾满粉笔灰的手示意这节课快要结束,“记得一会儿去大讲堂听讲座啊。”说完下课铃便识趣地从广播里冒了出来,魏琛挠了挠头,夹着课件就走了。

   “好——”被数学蹂躏了四十多分钟,大家都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细细簌簌的开始响起书本的摩擦声。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将书塞到抽屉里,然后跑到喻文州身后颇有些乐趣的看他双手慢悠悠的盖上笔帽,合上书本,等喻文州完全收拾好了他才开口,“文州走吧!目标!大讲堂!”

   大讲堂里塞满了三个年级的学生,人一多就显得吵吵嚷嚷的像千万只虫蝇在振翅飞翔,黄少天拉着喻文州横向的往里移动着,毫不客气的坐到了最里面靠窗的位置,郑轩坐在他们前面,转头一看到又是他俩就脱口而出:“压力山大啊……”

   “大鸭梨你怎么又压力山大了是手痒了吗这周去网吧让本剑圣好好治治你!”黄少天朝郑轩挥挥拳头。

   郑轩感到额头上的汗都要滴下来了,谁说是我手痒啊!明明是你们两个无意识散发的气场很让我压力山大好吗!

   开讲座的人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顶着一头比头顶灯泡还亮的光头,和一脸浓密如丛林的络腮胡,黄少天趴在桌子上压低声音差点笑岔气,喻文州虽然完全不明白笑点在哪里但他还是好心的伸手给旁边明显笑得没空理自己的人顺了顺气。

   讲座的内容很无趣,大抵上就讲了高中生了要学会安排自己的时间,要学会调节自己的心情……黄少天打个哈欠百般无聊的往后靠了靠,下午的阳光穿过玻璃窗晒的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提不起精神,木质书桌也被染得摸上去有些烫手,黄少天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直立在桌子上,桌子上映出来被拉长了的影子乍一看有些像一个小人,它步履蹒跚的朝喻文州的方向走去,离目标还有几步路程,喻文州的大手蓦地就覆了上来,裹着黄少天的手拉到了谁都看不见的桌下,带着热度的掌心将一顿一顿的心跳隔着皮肤传进血液里,跳动不停止,黄少天咧着嘴巴笑意也止不住,像阳春三月的柳絮铺天盖地挠的喻文州心痒痒的,他忍不住捏了捏黄少天的小指。

   你看,当我朝你走去的时候,你就那么迎上来,不迟疑不退缩,姿态坚定的如山顶的磐石,不可转不可逆。

 

   05

   星期五。

   夜市繁荣嘈杂,黄少天走在前面哼着歌,心情好得连周围的空气都要开出小花,喻文州跟在他后面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噢,明天星期六,可以去打荣耀了。

   黄少天停在烤鱿鱼的一个摊前,转过头去问喻文州要不要,喻文州摆摆手,黄少天把手伸进裤子里摸索出一张纸币递过去,指了指热气腾腾的鱿鱼串。

   他嚼着鱿鱼串走过来的时候嘴边还粘着油渍,喻文州拿出纸巾递过去让他擦擦嘴,却意外的得到了黄少天凶狠的眼刀,“你是不是嫌弃我!”

   “我哪有。”喻文州无辜的看着他。——我明明那么喜欢你。

   等黄少天吃完鱿鱼串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接过喻文州手上的纸巾,结果下一秒就被下一个摊上的东西吸引的移不开眼睛,他忙不迭地指了指那个摊子询问喻文州要不要也来一份,喻文州摇了摇头,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你真的不要吗!那么好吃!一会儿我吃的时候不要和我抢!”

   谁会和你抢啊……喻文州拿他简直没辙。

   黄少天端着蚵仔煎坐到门口摆放的小凳子上,他嘴里还包着一口蚵仔煎,挑着眼帘看喻文州,喻文州就站在那团恍惚的白雾中,眼底却清晰地流转着银河,穿越了汩汩淌着的河流、长满青苔的石板小巷,他充满温情的眼神也只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停留。

   黄少天好像什么都不怕了,那些埋在心底暗处,本以为永无见光之日的东西也能探到一些光明了。

   他吞下蚵仔煎:“文州……我……”他踌躇了一会儿,“我喜欢你。”

   喻文州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什么?真的吗?”

   黄少天的脸爆红,似乎连端着蚵仔煎的手都被烫伤了,脑内糊成一团,话也说不清了:“嗯、啊我就是喜喜喜喜喜欢你啊!”他粗鲁的把蚵仔煎塞到喻文州手里,慌乱的低下头眼角却瞟到了喻文州偷笑的表情,瞬间羞愤欲死,“喻文州你早就知道了吧啊——!!”

   “当然知道啊。”喻文州毫不客气吃了一大口。

   “诶诶诶之前还说不吃我的!”黄少天又劈头盖脸的将蚵仔煎的碗夺回来,自暴自弃一般地将碗里剩下的都咽下了肚子,嘴里还嘟嘟囔囔的抱怨着,“喻文州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耍本剑圣!”

   喻文州看着他一连串的动作简直哭笑不得,可爱得紧了,他拉住黄少天的手腕用蚵仔煎的碗将两人的脸遮了一大半,探过身去给了他一个吻。

   ——这件事我当然知道,因为这么多年来我可只注视着你一个人的啊。

 

   06

   星期六。

   黄少天在隔间内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不用看就知道他肯定是在和叶修飙垃圾话,虽然是他单方面的不停挑衅。

   索克萨尔百般无聊地站在一动不动的夜雨声烦身边打起了小怪,血条快清零的时候喻文州看到屏幕里的剑光一闪而过,小怪蓦然消失。

   “完啦?”喻文州转头问黄少天。

   “嗯!那个叶不修死都不接受我的PK,居然连消息都不回复我了!好像跑去抢BOSS了,文州文州我们去掺和一下呗!顺便缠着他和我PKPKPKPK!!”

   “好。”

   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到副本地之后战场上已经人仰马翻了,夜雨声烦冲上前去,手中提着的剑直指那个花花绿绿的打着伞的散人,不过几秒,两个人就缠斗在了一起。屏幕外的黄少天双手飞速地移动,屏幕里的夜雨声烦剑光异样的璀璨,顶着一大堆的文字泡直直逼向君莫笑,索克萨尔在旁边观战着时不时帮忙清一下旁边的闲杂人等。

   喻文州看着屏幕里活跃的夜雨声烦,又看了看笑得志得意满的操作者,突然就觉得幸亏自己得到这个人了。喻文州默不作声地将座椅往黄少天那边移了过去,黄少天正专注于和君莫笑PK的时候喻文州温暖的体温扑面而来,他一转过头想一探究竟,就和喻文州亲了个正着,喻文州按住他的后颈加深这个吻,舌头撬开牙关,攻城掠地似的在口腔内搅个天翻地覆,黄少天的手渐渐使不上力,脱离了键盘,夜雨声烦开始停止凌厉的攻击,君莫笑先是奇怪的绕着夜雨声烦转了几圈,然后开始单方面的施暴。

   等黄少天终于逃脱出喻文州的魔爪就发现荣耀的界面已经一片灰了,君莫笑在夜雨声烦的尸体旁边蹦蹦跳跳,黄少天简直都能看到屏幕那边叶修的嘲讽脸了。

   “文州你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恼怒地去使劲摇喻文州的肩膀,恨不得一口啃上去。

   “呵呵。”喻文州双手一揽,立即抚平了黄少天乍起的毛,“下次我陪你一起去找他,我一定偷偷在旁边放个死亡之门。”

 

   ——就算我不说,你也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9 )
 

© 春风十里不如你 | Powered by LOFTER